当前位置:主页 > 营销网络 >

荷塘边的林中鸟儿在鸣啭,极目远望

 
 
  总是惦念那一场荷开,可是荷园被圈起,收费。不是我失约,却是失了兴趣。
  
  冬日来临,莲花湖对游人开放了,却没了趋之若鹜的人群。如此,人们就是为了赏一场荷香的吗?还是惧了冬的寒凉?冬月将近,还没下一场雪,暖暖的冬天,便信步走向莲花湖,没能闻闻夏日的荷香,看看冬日的荷塘也好。就像夏日里在大海里游泳,不时会冒出想看看冬天的冰海一样。
  
  心里描摹着那如仙子般开放的莲荷,粉嫩的花瓣,顶着露珠,亭亭玉立,如出浴的美人儿。荷叶上滚动的水珠,如落入玉盘的珍珠。此刻呢,会不会被园林的管理人员收拾起来,荷塘只剩下平静的水面,水也是结冰了的吧。
  荷塘边的林中鸟儿在鸣啭,极目远望
  不觉已经走进了莲花湖。闰九月的缘故吧,今年的冬来的有点晚,冰面只是薄薄的一层,冬日慵懒的阳光下毫无生机。风吹着,还有部分的湖面在微波涟漪,不曾睡去。今年的莲荷也没有被收起,自然的枯涸着,满池塘枯败的莲荷。漫步湖边,第一次仔细看看冬日的荷塘,看一朵花的枯萎和凋谢的姿态。没有了那盛开的娇羞和骄傲。却依然保持着生长的姿势。依稀亭亭玉立的模样,只是碧绿的荷叶失了水润,变成了铁锈的褐色,枯萎使她完成了生命的又一程。冰封的荷塘,有的荷倒伏了,直接在冰层下面冰封,保持着开花的姿势,仿佛不甘心未开尽,便离去。有的依然在寒风里直立,在风里怜人的颤抖,甚或还保留着淡淡的粉色,褪色的粉,像被遗弃的姑娘,还好,她遗世般孤傲的在风中。也有莲蓬,还藏着链子,歪倒着,努力完成他们生命的最后阶段。谁知道那不是积蕴力量,只待明年的完美盛开呢?尽管如此想着,还是心生怜惜,如拥抱一迟暮美人。这美人儿此时如被人遗弃了的丑妇,黄黄的颜面、皱摺百出,被弃之于路旁。甚至会觉得,她是你自己,满头华发,风烛残年,大势已去,终于消逝在寒风里。
  
  不禁拉了拉衣领,有风钻进衣领。走在冬日的荷塘,也有了朱自清的月下荷塘的心情。“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;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,到了另一世界里。我爱热闹,也爱冷静;爱群居,也爱独处。像今晚上,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便觉是个自由的人。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,一定要说的话,现在都可不理。这是独处的妙处,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。”就这样,将冬日的荷塘揽入一个人的怀里。
  
  哲人曰:“万物静观皆自得”,如此,静静的走下去,寻找生活里自得的片刻。独步在冻结的荷塘边,想来,枯荷之所以令我神伤,是因为对生命的敬畏,只想用我笨拙的文字留住这印象。诚然,夏日的荷是清香幽幽,濯清涟而不妖的;然而,当她亭亭静植过后,是冷峻,是孤傲,更是不屈的。冬寒,走近冬日的荷塘,眼前恍惚浮现出明年又是绿柳堤畔的荷花,但瞬间的浮现过后,满目荒凉,心戚戚然,不禁地念起起古人的抒怀:“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。”
  
  天灰暗,冬月都结束了,终是要冷了。稀疏的雨丝终会在一场降温后等变成一场大雪。一场雪,那是荷园的一场葬礼吧。归于洁白,谁说那不是一次最好的结束呢。
  
  有芦苇在风中摇摆,有树木的枯枝岿然不动,都在静待一场落雪。一只鸟儿忽而蹬开一截枯枝,扑楞着翅膀飞开去,心绪则如远去的飞鸟,越飞越远。。。。。。
  
 

最新文章